六合宝典是全网独一无二的六合资讯站
咨询热线:4008-163-111
热门关键字:旅游 摄影 手机开奖结果现场直播
当前位置:主页 > 经济 >
回首向来萧瑟处,也无风雨也无晴
发布时间:2017-03-28 12:44
  回首向来萧瑟处,也无风雨也无晴
苏东坡也许没有想给我们留下一个巨人的身影,而是以性情驾驭才学,真诚的面对外部世界和自我内心世界。苏公一生博学多识,对社会充满了激情与关爱,甚至与政治上的对手王安石也是不错的朋友。政治上的变革把"不合时宜"的他彻底边缘化了,丝毫都不顾及他的个人意愿。边缘化的极端就是流贬儋州,名为琼州别驾却不得过问公事,做了政坛的局外人。
 这实在不是苏东坡的福分,让他的政治才干只能内敛而难以发散;这又是苏东坡的福分,让他的不平转化为创作的潜能。苏东坡,化苦为乐,笑面人生,谪黄州则安于黄州,贬惠州则乐于惠州,并把这份难得的安乐延续到身处最偏远的儋州。并不因他为人难以企及的才学与遭遇的巨大反差而陷于怨恨的苦海。这是贯穿他一生的人生境界,从而淡化了他初赴儋州时深感天涯无归路的没落情怀,以‘回首向来萧瑟处,也无风雨也无晴’的泰然,开始了晚年在儋州的岁月。
 被贬惠州的时候,自以为是人生最后归宿。他‘日啖荔枝三百颗,不辞长作岭南人’的表白,也在惠州建了新居,儿孙聚集。晚年的他实在不想四处漂泊,也无意于政坛。然而他的贬谪命运没有就此结束,从海北赴海南,离惠州迁儋州,一海之隔带来不同的地域和人文环境,使刚走出一段艰难的他又重新走入另外一段艰难。这是他不曾想到的,但他也接受了。
 三年的儋州生活,苏东坡的生活方式很简单:读书,饮酒,交往,写作,除了儋州的乡亲之外,朋友满天下的他多守孤寂,虽说有苏过相伴,孤寂总还存在。因此,他曾有过‘苦行僧’之叹。不过,他善于把自我融入当地的人群中,成为当地人的朋友,以致有‘我本儋耳人’的诗篇。
 这时候的苏东坡对亲情的倚重依旧,尤其是对苏辙。两人是兄弟,是诗友,分隔两地的诗歌酬唱是精神的沟通、情感的宣泄,彼此是对方心灵的靠山。只要有兄弟在,血就总是热的。当苏东坡去世,苏辙真的是茕茕孑立,形影相吊,终日默坐走向人生的尽头。因此,苏东坡活着的时候,无论苏辙在何方,终有苏辙,也是苏东坡的幸事。也因为苏辙,苏东坡在儋州才多了一份牵挂,也多了几分诗兴。这样说来,苏东坡有一苏辙,也是儋州的幸事了。
 尽管是在天涯海角,苏东坡一刻没有停止的是他的思想。在他身上,最明显地体现了北宋儒、道、佛三教融合的轨迹。在思想上,奉儒为主流,这是牵引他人生的最根本方向。他曾自愧不能像陶渊明那样归隐,是因为他奉儒之后对社会政治的关怀超越了陶渊明。他曾经锐意入仕,投身社会变革而不知退缩。但在他的思想深处,道家的自然、道教的求仙、佛教的修行都有一定的位置。当他失意于儒学进取的时候,能够静下来获得属于自我的心灵世界。在这个世界里,他感受着岁月的飘然而逝,适性独行,无所羁绊,人生的潇洒和旷达都在其中。
 苏东坡北归,对海南的依恋和内移的愉悦都是有的。他从儋州到常州的路刚好走了一年。这一路上,他感受了亲情、友爱和人生的悲痛。本想在常州颐养天年的他到了常州以后,来不及进入生活状态,就在重病中告别人世,把不尽的哀伤留给了后人。苏东坡之死,是一盏智慧之灯的熄灭,他那充盈的智慧之火不再燃烧,终为憾事。‘灯’是可以熄灭的,但‘智慧’永恒。从此,我们只能在诗文里看着苏东坡不朽的身影,在品味他人生的同时,也领略着他那淡泊博大的胸襟
 很有幸,我出生于苏东坡曾经待过三年的儋州,能感受到他带给儋州的弦歌四起。苏东坡让我有太多的话想说,只是我这些平凡的字眼和他的荣辱相比,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……
问汝平生功业,黄州惠州儋州。
关于我们 | 网站公告 | 联系方式 | 广告服务 | 网站留言 | 六合宝典 | 服务条款 | 版权声明 |